• 欢迎光临江西医学律师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医学法律服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医疗纠纷案例

脑出血术后死亡医院赔偿33万元

时间:2017-9-21 15:24:41    作者:    来源:原创文章    查看:744    评论:0
内容摘要:脑出血术后死亡医院赔偿33万元 案情: 原告的亲属患者于在水,男,51岁,江西省赣州市某某县人人。2015年4月10日,患者因“突发头晕头痛伴恶心呕吐1小时”急诊进入被告某某县人民医院住院...

脑出血术后死亡医院赔偿33万元

案情:
原告的亲属患者于在水,男,51岁,江西省赣州市某某县人人。2015年4月10日,患者因“突发头晕头痛伴恶心呕吐1小时”急诊进入被告某某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头颅CT和MRI检查,诊断为 “脑梗塞、高血压病”等,被告给予抗凝抗血小板、降颅压、降下血压等治疗,症状好转。4月19日上午11时左右,患者出现病情变化:剧烈头痛、呕吐、吞咽困难等,家属告知经管医生,医生给予镇静、止痛等处理,患者病情无好转,此后家属又多次向医生反映,医生仍未做进一步检查。直到4月19日20时才复查头颅CT,诊断为急性脑出血,于21时20分行“血肿清除术及去骨瓣减压术”。术后患者出现医院内感染,4月25日痰培养为肺部鲍曼不动杆菌感染。4月29日18时左右行“气管切开术”后,患者出现严重缺氧,经抢救无效死亡。
患者死亡后,原告认为被告的诊疗“有问题”,委托笔者代为维权。接受委托后,笔者先代为起诉至法院,并申请对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大小、与患者死亡的因果关系进行鉴定。
笔者对患者的病历进行详细研究后,认为被告的诊疗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点过错,与患者的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并在司法鉴定听证会上代表患方进行了详细的陈述:
一、未及时进行必要的检查导致延误诊治。
患者4月19日上午11时左右出现剧烈头痛、呕吐、吞咽困难等症状,经处理无好转,家属多次向被告医生反映病情,被告医生严重不负责任,应当预料到患者可能已出现严重病情变化即脑出血,以进行必要的检查明确诊断,但医生仅给予镇静、止痛等对症处理。直至当晚20时才急查头颅CT作出脑出血诊断。被告的这一过错导致患者未能及时明确诊断,耽误手术治疗近9个小时。同时,患者确诊脑出血之后到手术前的准备时间长达2小时,明显超过正常的手术准备时间。被告的这一过错与患者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二、治疗护理不当导致院内感染。
患者在住院期间出现院内感染,即肺鲍曼不动杆菌感染。院内感染虽不能完全杜绝,但正确的预防措施可显著降低院内感染的发生率。被告提供的病历资料不能证明其采取了适当的预防措施,患者在医院内出现肺鲍曼不动杆菌感染,被告在整个医疗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如气管导管达到灭菌水平、气管插管操作过程严格按无菌技术进行等等。因此,应当认定患者在医院内出现肺鲍曼不动杆菌感染,被告存在过错,与患者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三、院内感染治疗不当。
患者出现肺鲍曼不动杆菌感染后,被告治疗不当,导致感染不能及时有效控制,与患者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1、根据患者死亡原因,感染未能及时有效地控制是重要因素之一。被告在抗生素选择上明显存在过错,使患者的感染不但未能及时得到有效控制,反而越来越严重,最后因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死亡。被告曾推脱责任说被告医院无相应的抗菌药,如确属此情况则被告存在未及早将患者转有条件的上级医院治疗的过错。
2、未尽早行气管切开术。患者手术后长时间意识不清,排痰不畅,根据诊疗常规,应尽早行气管切开,以利于畅通气道、排痰,防止长时间气管内插管导致的喉头、气道压迫坏死、感染等。被告在患者气管插管10余天后才考虑气管切开,患者已因长时间气管插管出现喉头、气道坏死、感染,且不利于吸痰,影响肺感染的治疗效果,与患者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四、气管切开术操作及护理不当。
患者气管切开术后不久即出现严重缺氧、皮下气肿。根据皮下气肿的形成原因:胸部皮下气肿多由于肺、气管或胸膜受损后,气体自病变部位逸,积存于皮下所致。足以证明被告气管切开术操作或护理不当,导致患者出现皮下气肿、严重缺氧,直接导致患者死亡。
鉴定人在听取双方的意见并详细询问了诊疗过程后作出以下分析意见:
一、患者的死亡原因考虑为:脑出血导致脑消肿、脑疝形成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术后并发肺部感染促进患者死亡。
二、医方对患者病情观察不仔细、对病情认识不清,在患者2015年4月19日上午出现病情变化时,未及时行头颅CT检查,存在医疗过失。
三、患者在气管切开后返回ICU病房即刻出现呼吸困难,并出现皮下气肿,考虑为医方气管切开操作有护理不当所致。
四、医方的以上过错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但患者系脑血管畸形破裂出血,出血量较大并且并发脑疝,疾病本身较凶险,死亡率较高、预后不佳。因此评定医方的过错参与度为50-60%。
鉴定意见出来后,双方在法院达成调解协议,以被告承担58%的赔偿责任、一次性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等33万余元调解结案。

律师评析:

本案司法鉴定认定了医方的两方面过错,即延误诊治(未及时做CT)及气管切开和护理不当。在委托笔者之前,患者仅强调医方的一方面的过错即延误诊治。在笔者向原告及其他知情人员反复询问患者的病情后,发现患者在气管切开术后不久即出现呼吸困难,追问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后,医院才书面答复患方,在书面答复中,医方描述患者气管切开术后出现皮下气肿!而医方在患者的死亡抢救记录中并未记录患者有“皮下气肿”。“皮下气肿”是患者呼气不畅气体进入皮下组织的表现,这才通过向鉴定机构陈述认定了医方气管切开及护理不当的过错,否则鉴定机构评定医方的过错参与度应较50-60%低利多。
在鉴定意见中,鉴定机构虽未认定医方朱及时行气管切开存在过错。但在调解过程中,患方主张医方承担60%的责任,医方主张按责任的中点即55%承担赔偿责任,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笔者反复强调医方未及时气管切开的过错,承办法官在说服医方时说,她问过她的医生朋友,气管切开的时机确应尽早进行。医方最终接受了按58%的参与度承担赔偿责任。笔者的这一意见虽未在鉴定意见中被认定,但调解中仍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本案中,患者死亡后医方曾建议患方进行尸检以查明死亡原因。原告曾问笔者可不可以不尸检,笔者听患方介绍病情和详细审阅病历后,认为从临床表现推定患者的死亡系脑出血导致脑消肿、脑疝,最终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是比较可靠的,可以不进行尸检。患方最终作出了不尸检的决定,未给鉴定和诉讼带来困难。根据习俗及费用等原因,医疗纠纷中尸检是重要的一环。尸检的目的是查明死因,因此对于死亡不甚明确或患方不同意医方对死因判断的,应当进行尸检。因此,律师在建议患方不尸检时应极为谨慎,应有准确的判断,否则可能会使患方在诉讼中处理不利的境地,主要表现为鉴定机构(包括医学会)以未尸检、死因不明确为由不受理鉴定委托。这就要求承办医疗纠纷案件的律师要有医学知识,否则就要通过咨询其他医学专家再根据情况为患方提出正确的建议。

禁止转载!作者:赖剑徽律师 来源:江西医学律师网
[[tag:medlawyer,,,,]]



友情链接
赣州市卫生局|中国裁判文书网|法律图书馆|赣州劳动工伤律师网|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责任编辑赖剑徽律师 -  网页留言咨询
办公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