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江西医学律师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医学法律服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律文书

病人死亡证据灭失医院赔偿30万元终审判决书

时间:2017-9-11 16:51:02    作者:    来源:原创文章    查看:492    评论:0
内容摘要: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赣中民三终字第6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赣州,男,1943年7月**日生,汉族,住赣州市章贡区赣**中教工宿舍4栋1单元402室。...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赣中民三终字第6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赣州,男,1943年7月**日生,汉族,住赣州市章贡区赣**中教工宿舍4栋1单元402室。
委托代理人杨**,男,1943年6月**日生,汉族,住赣州市西津路**号**栋1单元601室。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章贡,女,19**年生,汉族,赣州市**县地方税务局干部,住赣州市**路花园。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黄金,女,19**年生,汉族,住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分公司宿舍。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南康,女,19**年生,汉族,住深圳南山区**路观海台。
四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赖剑徽,江西红土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赣南某三甲医院。住所地:赣州市青年路49号。
法定代表人王**,该医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廖泽方、谢智勇,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万赣州、万章贡、万黄金、万南康,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因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均不服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2008)章民三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患者钟寒烟于1998年6月2日因病在被告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于1998年6月21日死亡,钟寒烟亲属(即原告)与被告医院对其责任发生争议。之后,原告万赣州持续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司法机关要求追究被告的赔偿责任,并曾经向原审法院起诉索赔,后撤诉。
二、被告医院1998年8月19日的《(单位)群众信访处理意见书》所附《“万赣州等五位老师”回信》、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1999年4月30日的《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分析意见》及6月25日的《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两点说明》、中共赣州市政法委2000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万赣州反映钟寒烟医疗事件中谢**作伪证等问题的调查报告》、赣州市医学会2004年8月20日的《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江西省公安厅信访处2007年8月8日的《答复函》均记载了被告医院工作人员在钟寒烟发生注射不良反应后未及时封存注射用品及替换针头的情节。原赣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8月26日裁定进行证据保全,提取了被告医院的封存物。但在最终对该封存物进行拆封检验时,却发现针头异常。
以《关于万赣州反映钟寒烟医疗事件中谢**作伪证等问题的调查报告》内容为例,该文件记载:①1998年6月19日上午9时30分左右执行注射的是护士李君玉,钟寒烟出现不良反应后,现场医护人员对其进行了抢救;②11时多,护士谢**清理现场上的用物,当清理到注射器时,见头皮针全是血、很脏,就把头皮针拔下来扔到污物桶里。她想起病人是药物过敏,为了防止注射器内药液外流,又顺手从治疗车上层的治疗盘内摘下一个已开封但没有使用过的一次性针头套上注射器,并在针头上套了一个塑料帽;③12时左右,护理部主任毛君晓叫护理部干事吴莲秀将注射器及一次性针头等放在护理部的橱上;④14时左右,毛君晓到护理部将注射器及一次性针头放进橱里锁上;⑤次日上午,被告人员将注射用物存放在被告住院部药房冰箱内;⑥6月21日下午,被告医院工作人员将注射用物品送交赣州药检所进行检验;⑦6月23日下午,被告医院工作人员应原告方的要求将注射用物品送交赣州市公安局作血型鉴定;⑧6月25日,原告方到被告医院,要求封存注射用物品,遂经双方当事人签字封存。根据上述情节,可以认定该注射用物品在事发后并未在有效监督下及时封存,而且曾经处于无人看管控制的状态。前述文件中亦提到了注射回血的细节,如被告出具的《“万赣州等五位老师”回信》记载注射时“护士拔出注射器,整个头皮针管全是血,还有少许到了注射器中”,这是被告自行承认的情节。但赣州市公安局(2002)法物字第02号《法医物证检验报告》反映,赣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将封存物品送检,检验目的为DNA鉴定,但该检材注射器及针头经联苯胺试验均为阴性,未检出血痕,无法进行DNA检验。因联苯胺试验的灵敏度极高,.即使是时间久远的微量血迹也能检出,这个矛盾可以推定该检材不是实际用于注射的物品。所以,1998年6月19日注射使用的器械和药物,至检验和鉴定时可以认定已非原始物品。
三、被告医院于1998年8月19日的《(单位)群众信访处理意见书》所附《“万赣州等五位老师”回信》、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1999年4月30日《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分析意见》、中共赣州市政法委2000年11月20日作出的《关于万赣州反映钟寒烟医疗事件中谢**作伪证等问题的调查报告》、赣州市医学会2004年8月20日《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均记载,1998年6月21日下午被告医院院外线路停电导致呼吸机停机情节。根据《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6月21日下午1时50分医院突然停电,呼吸机停机,医护人员即给予气囊人工呼吸,5分钟后患者心跳停止,即给予胸外心脏按压、心三联等抢救,下午4时19分患者抢救无效死亡。对于呼吸机停机与钟寒烟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1999年4月30日《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分析意见》指出“由于停电时间长达1小时,致使呼吸机停止工作,虽采取了应急抢救措施,但在客观上是无法弥补的。作为一个三级甲等教学医院,没有自备电源无疑是一个缺陷”。对此,被告医院亦予承认,即在钟寒烟《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中,被告记载“直接导致死亡的疾病或情况:呼吸、循环功能衰竭(停电所致)"。所以,被告医院未按照规定配置与其等级相应的备用电源,致使在停电时因呼吸机停机导致钟寒烟死亡。
四、本案当事人的争议于1999年经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该委员会认为证据不足,无法作出是否医疗事故的结论,遂仅作出《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分析意见》,指出了被告医院在未按要求封存注射器及药物、未坚持尸解、抢救期间停电方面的过错。2004年8月20日,赣州市医学会应原审法院在前案诉讼中的委托作出《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书认定:1998年6月19日上午,医嘱地塞米松10毫克+50%葡萄糖注射液20毫升静注,护士为钟寒烟注射约6毫升药液时钟寒烟出现严重不良反应,随即呼吸、心跳停止。经抢救,患者恢复自主心率,但须依赖呼吸机维持呼吸。至6月21日下午l时15分,因被告医院院外供电线路停电导致呼吸机停机,被告以气囊给予钟寒烟人工呼吸,5分钟后钟寒烟心跳停止,被告采取了抢救措施,当日16时19分,钟寒烟抢救无效死亡。6月19日上午患者出现病情变化后,被告单方封存注射药、物,并于6月21日下午送交药检,检出葡萄糖、地塞米松,未检出氯化钾,后在拆封被告封存的注射用具时,原告发现原用于静脉注射的头皮针头被换成了一次性注射针头,原告即对被告使用的静脉药提出怀疑。
该鉴定书分析意见为:l、从病历资料看,医方的诊治正确,未违反诊疗规范、常规,无医疗过错,医护人员故意使用氯化钾杀人的可能性不大。2、地塞米松过敏性休克或误用氯化钾都可出现患者病情突变时的临床症状,导致心跳骤停,但地塞米松注射液为1毫升/支,氯化钾注射液为10毫升/支,50%葡萄糖注射液为20毫升/支,区别明显,误用的可能性不大,且氯化钾注射局部疼痛明显,该患者无此反应也不支持误用氯化钾,因此倾向性意见为患者病情突变是地塞米松过敏所致。3、医方无自备电源,但停电后即行了气囊人工呼吸。医方事后单方面封存注射器,且更换注射器针头,使医方的送检结果难以采信,但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4、专家经无记名投票,1票认为属医疗事故,l票弃权,7票认为不属医疗事故。其结论为:本病历不属于医疗事故。原告不服《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申请由江西省医学会再次鉴定,但江西省医学会答复称“患方对封存的注射器内残留药物存在异议(是否掉包无法认定),我会认为在事实不清情况下决定不予受理此案鉴定”。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自钟寒烟去世至今十余年间均一直不懈地追究被告医院的责任,为此还曾先后向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地方党委政法委、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投诉、信访及起诉,其行为导致诉讼时效中断,原告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认定医疗事故是医学会的职权,本案中唯一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即《赣市医鉴字[20041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被告不构成医疗事故,对此结论不予审查。从该鉴定书所记载的内容分析,该鉴定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要求,其关于“医方无医疔过错”及“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的鉴定意见,不予采纳。理由如下:①违反程序规定。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规定“专家鉴定组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书面材料、陈述及答辩等进行讨论。经合议,根据半数以上专家鉴定组成员的一致意见形成鉴定结论。
专家鉴定组成员在鉴定结论上签名。专家鉴定组成员对鉴定结论的不同意见,应当予以注明”,而该鉴定结论说明为“无记名投票”,说明无法确定每一名鉴定专家的意见,更不可能注明不同意见。
专家鉴定非民主权利,而是鉴定专家的责任,若无鉴定能力则应退出专家组,不存在“弃权”程序。此为违反法定程序之情形。②事实前提不清且自相矛盾。医疗事故鉴定中,只有以正确地认定诊疗护理事实为前提,才谈得上对其是否符合规范进行评判。该鉴定结论的基础是认定所注射药物为地塞米松+葡萄糖注射液,但在该鉴定书中,一方面认为“医方的送检结果(指药检结论为地塞米松+葡萄糖注射液)难以采信”,另一方面又认定“患者病情突变是地塞米松过敏所致”,而根据本院前述第(一)段事实,不能认定钟寒烟注射的药物确为地塞米松+葡萄糖注射液。③鉴定依据不足。对于依赖呼吸机支持、无自主呼吸的危重患者,呼吸机停机即意味着窒息。根据常识,即使对于健康人,数十秒至数分钟的窒息亦可能造成损害甚至危及生命,危重病人所能耐受的时间则更短。
从钟寒烟在呼吸机停机后出现心跳停止,经抢救无效而死亡的现象推定,窒息的打击显然是其进一步衰竭而死亡的重要原因。该鉴定未查明呼吸机停机至落实气囊辅助呼吸之间的时间差,也没有提出切实的理论依据而否认其因果关系,属于鉴定依据不足。
④虽有鉴定结论,但鉴定意见仍不明确。数处采用“可能性不大”之类模糊意见,但其实并没有切实的依据以排除可能。
被告医院在诊疗护理行为中的过错导致钟寒烟的死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其过错在于两个方面:(一)推定过错情节,即因被告未及时封存及已被证明的替换物品行为导致无法认定注射药品的性质,而被告无法证明自己在注射药品行为中无过错。被告注射药品的行为侵害了钟寒烟的健康权,钟寒烟当时虽患病住院,但被告医院的此项过错使其健康状况严重恶化。(二)查明过错情节,即被告医院未配置应有的应急供电设备,导致停电后无法为钟寒烟提供必要的生命保障条件,这是钟寒烟死亡的直接原因。
探究钟寒烟死亡的整个逻辑过程,最初是因为该患者罹患白血病,尔后为注射药物不良反应,最终为窒息导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这3个因素共同作用导致患者死亡。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为可危及生命的严重疾病,在统计学上亦有一定期限内的“生存率”指标,故在本案中确定被告责任时,不能将其等同于无受害人自身原因的侵权案件,而应该考虑到患者原发疾病的参与因素。本案中,显然已经无法通过鉴定确定上述患方及医方因素的原因力比例,根据侵权法律规范的原则,推定钟寒烟的原发疾病原因、被告的过错行为的参与度备为40%、60%,即在计算赔偿金额时,医院承担与其侵权行为参与度相应比例的赔偿责任,而对于无可归责于当事人的自然原因(原发疾病因素)则免予赔偿。
钟寒烟死亡事件发生于1998年,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该法规定了侵权人身损害赔偿的原则及范围,但未规定具体的金额标准;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规定“2004年5月1日后新受理的一审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本解释的规定”,故本案的赔偿金额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确定为:死亡赔偿金309620元,丧葬费12348元(24696元/年÷2)、误工费12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原告主张的医疗费26455.80元,经查系患者原发疾病治疗实际支出的费用,并不是医方过错产生的费用,且原告所提供的票据均系复印件,无原件,对此请求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送钟寒烟骨髓到江西医学院鉴定费150元,医疗事故鉴定费500元、二次诉讼费7160元,律师费3500元,上访交通住宿费4026元,该实际支出的费用为应由原告方自行承担的诉讼费用及不必要费用,且其主张法律依据不足,故均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庭,作出判决如下:一、原告的损失:死亡赔偿金309620元,丧葬费12348元、误工费12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合计343218元,由被告赣南某三甲医院赔偿原告60%即205930.8元,限被告赣南某三甲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付清;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555元,由原告承担1835元,被告赣南某三甲医院承担3720元。
上诉人万赣州、万章贡、万黄金、万南康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并答辩称,一、钟寒烟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诊断并未完全确诊,一审判决以钟寒烟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为基础推定其死亡原因中疾病本身因素的参与度为40%,依据不足。考虑到钟寒烟确因生病住院治疗,医院的严重过错行为的参与度应为80%以上。
二、上诉入主张的医疗费26455.8元大部分是因医院的严重过错导致患者病情恶化而产生的抢救费用。医疗费用票据系由医院保存,应由医院提供证据证明治疗原发病的必要费用和因其过错导致患者病情恶化产生的抢救费用,如其不能提供,则应当认定由医院承担全部或大部分医疗费用。医疗事故鉴定费500元是上诉人为维护合法权益的必要支出,应由医院承担。由于医院的过错行为,上诉人十余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查证和追究医院及其相关人员的责任,造成了上诉人精神和身心分健康的极大损害,请求酌情判决医院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三、原审判决认定1998年6月19日注射使用的器械和药物,在检验和鉴定时已经不是原始物品,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完全是有事实根据的。医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医院对钟寒烟的诊疗行为存在重大医疗过错,该过错直接导致了钟寒烟死亡的严重后果,应由医院赔偿上诉人损失的80%。上诉人的损失为:死亡赔偿金309620元,丧葬费12348元、医疗费26455.8元、误工费1250元、医疗事故鉴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合计390173.8元,医院应赔偿上诉人80%,即312139.04元。2005年4月25日,上诉人曾为了补充证据而向法院撤回起诉。这是由于医院工作人员作伪证导致,故医院应承担该案的诉讼费1551元。本案的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也应全部由医院承担。
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称,一、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原始病历只需医院指派专人进行保管。本案中,钟寒烟死亡后,医院已将其病历进行了封存。根据病历记载:1998年6月19日给钟寒烟注射的药物就是地塞米松+葡萄糖注射液。因此,原审法院将无法认定注射药物性质的责任归责于医院,违背事实和法律规定。二、根据医院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医院在1998年以前就已经购买了发电机。并且停电这一突发情况出现后,医院立即对钟寒烟采取了相应的抢救措施。从停电至钟寒烟停止心跳只有15分钟的时间,进行发电的合理时间应超过这短短的15分钟。所以,医院成功发电与否,对于钟寒烟的死亡后果并不存在过错。三、赣市医鉴字[2004]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鉴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采纳。《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并未规定专家在鉴定时不可以弃权。而且,当时每位专家都表明了观点,对鉴定结论的不同意见也予以了注明,这些都是符合鉴定程序的。四、根据医院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在钟寒烟死亡后,医院提出进行尸检的建议,但被上诉人明确予以拒绝,不配合尸检。所以,应由被上诉人承担没有尸检的相应责任。钟寒烟的死亡是由于不可预料的突发性停电及其自身原发疾病原因导致。医院的诊疗行为完全符合相关规范,与钟寒烟死亡后果没有因果关系,无需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二审期间,上诉人万赣州、万章贡、万黄金、万南康提交了以下证据:1、1999年6月7日被调查人为李乐英的调查笔录一份,2、1998年12月19日赣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出具的《关于钟寒烟医疗纠纷的情况汇报》一份,3、1998年9月22日赣州供电局出具的证明一份,4、2000年6月3日李思建出具的《关于附属医院在抢救钟寒烟期间停电问题的提出一事证词》一份,以证明钟寒烟在抢救前精神状态不错,赣南某三甲医院当时未配备应急电源,当时不是雷雨导致的停电,患者亲友曾提醒医院如停电怎么办,但医院未引起重视的事实。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对前述证据质证认为,证人应到庭接受质询,对第1、4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对第2组证据,应以医院提供的证据为准,院方已配备了发电机。对第3组证据,是由于雷雨天气使大树倒塌,才压坏供电线路致使停电。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审计档案一份,2、病程记录和特别护理记录单各一份,3、《监测与治疗技术》复印件3张,4、钟寒烟鉴定会讨论记录一份,以证明医院在1994年即已购买了发电机,1998年6月21、日下午1时50分时突然发生停电,导致医院无法立即用发电机发电。停电后,医院立即采取了符合医疗规范的抢救措施。2004年8月18日,赣州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召开鉴定会时,各专家对钟寒烟的死亡原因均发表了各自的观点,有1票认为不能认定是不是医疗事故,该票不能认定为弃权票。上诉人万赣州、万章贡、万黄金、万南康对前述证据质证认为,对审计档案的真实性有异议,而且是否有发电机都不能改变抢救时停电长达一小时的事实。抢救当天是大晴天,大树倒塌并非雷雨天气所致。人工辅助呼吸和简易呼吸器的抢救方法与呼吸机的抢救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2004年的鉴定结论没有依据,是建立在推测的基础上。本院认为,结合一审的其他证据,如1999年4月30日赣州地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出具的《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分析意见》中载明:“(4)抢救期间停电的问题。由于停电时间长达1小时,致使呼吸机停止工作,虽采取了应急抢救措施,但在客观上是无法弥补的。作为一个三级甲等医院,没有自备电源,无疑是一个缺陷。”的内容,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提交的第2、3组证据,可以证明1998年6月21日,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突发停电,但医院未配备应急电源的事实。由于无其他证据佐证,万赣州等四人提交的第1、4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对该证据不予采信。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提交的前述第1组证据审计档案所要证明的内容,与本案事实不符。第4组证据钟寒烟鉴定会讨论记录为复印件,且相关单位未加盖公章。因无其他证据佐证,第2、3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对赣南某三甲医院提交的前述4组证据均不予采信。
二审经审理查明:1、2003年,上诉人万赣州、万黄金作为原告诉至原审法院,要求赣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现已更名为赣南某三甲医院)赔偿因其亲属钟寒烟死亡造成的损失。2005年4月25日,万赣州、万黄金以需要补充证据为由,向原审法院申请撤回对该案的起诉。同日,原审法院作出(2003)章民二(3)初字第1252号民事裁定,载定准予其撤回起诉。2008年2月28日,万赣州、万黄金再次作为原告,诉至原审法院要求赣南某三甲医院赔偿损失。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万赣州、万黄金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赣南某三甲医院赔偿其损失414955.8元。2012年3月1日,上诉人万章贡、万南康经申请作为本案原告参与诉讼。2、一审期间,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提交5张医疗费票据,主张医疗费为26455.8元。该5张票据的开具时间为1998年6月8日--21日,金额共计26455.8元。其中4张为1998年6月2日--17日前的费用,l张为1998年6月21日开具(住院日期为6月18日-21日,金额为8763.95元:其中床位费75元、心电图费30元、治疗费2899.4元、生命体征监护480元、心电监护540元、化验费368元、输血费1491.8元、输氧费382元、手术室材料治疗39.5元、穿衣清洁60元、西药2328.65元、特护费54元、病室综合处置费15.6元)。二审期间,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委托代理人述称现已无法查询1998年6月18日钟寒烟当日所发生的医疗费用。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双方当事人赔偿责任比例划分的问题。
首先,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具有重大过错。1、未及时封存注射器及药物,并私自更换注射器针头。1998年8月17日,原赣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出具给万赣州等五位老师的回信中载明:“五、关于静脉注射地塞米松时的经过……护士拔出注射器,整个头皮针管都是血,还有少许到了注射器中。(停止注射后回血所致)”。但是,2002年元月9日,赣州市公安局出具的(2002)法物字第02号《法医物证检验报告》中结论部分载明:“送检的30毫升玻璃注射器针头、针筒均未检出血痕,无法进行DNA检验。”1999年6月25日,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出具的《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两点说明》中载明:“1、注射器的拆封情况。……当拆开自法院取回的封存物品时,大家所见注射器乳头上已不是头皮针了。当时毛解释:那天有一个护士看见头皮针上有很多血,就换了这个针头。99年4月16日再次鉴定时,附院护士谢**到场并承认:她在清理现场时,见头皮针带血不洁,随手换了一只肌注针头(一次性肌注针头,针头上带有护套)。”2、未及时并坚持进行尸体解剖。1999年6月25日,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出具的《关于钟寒烟医疗事件的两点说明》中载明:“2、关于尸检问题。6月25日上午,附院首先提出尸检要求,以明确死因(患者死亡时间是6月21日下午4时左右),但家属提出c尸检后若没有发现重要脏器的病变而造成致死原因,院方应负全部责任’由于院方未同意这一要求。因此,尸检没有进行。”赣南某三甲医院的前述过错,导致对于1998年6月19日钟寒烟被静脉注射的药物及其死因无法确定。3、未配备应急供电设施。作为三甲医院,赣南某三甲医院本应备有意外情况下的供电措施,确保如意外停电状态下对患者的治疗和抢救能够照常进行。由于赣南某三甲医院未配备应急供电设施,导致意外停电后呼吸机停机。其次,赣南某三甲医院的前述过错行为,致使对于1998年6月19日钟寒烟被注射的药物及其死因无法确定,进行鉴定缺乏重要的依据。据此,赣南某三甲医院的前述过错行为与钟寒烟的死亡后果具有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结合赣南某三甲医院的过错程度,过错行为与钟寒烟死亡后果的因果关系,该过错行为对钟寒烟死亡后果的原因力比例等因素,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关于赣南某三甲医院承担80%赔偿责任的主张,符合本案实际,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以其不存在过错为由,主张其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该主张证据不充分,与本案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医疗费、另案诉讼费的诉请应否支持的问题。首先,1998年9月22日,上诉人万赣州向赣州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缴纳鉴定费500元。该费用系因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的过错行为导致的损失,应由赣南某三甲医院承担400元(500元x80%)。其次,赣南某三甲医院的过错行为,导致钟寒烟的死亡后果,给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造成长期的严重的精神损害。故对万赣州等四人关于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2000元(40000元x80%)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再次,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主张的医疗费26455.8元,其中17691.85元是6月17日前产生的医疗费,即属于钟寒烟被注射药物前原发病的医疗费,余款8763.95元是6月18日-21日产生的医疗费。由于赣南某三甲医院对导致钟寒烟病情恶化及至死亡具有过错,1998年6月19日注射药物后用于钟寒烟抢救治疗的医疗费应由赣南某三甲医院依其过错程度按比例承担。而钟寒烟治疗原发病的医疗费,应由患方自负。结合6月17日前钟寒烟原发病的住院费票据中所载开支项目、6月19日上午起开始进行抢救、6月21日死亡等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抢救治疗的医疗费为7000元。故赣南某三甲医院应承担医疗费5600元(7000元x80%)。最后,上诉人万赣州等四人关于赔偿另案诉讼费1551元的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对于责任划分,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医疗费的处理欠妥,应予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2008)章民三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2008)章民三初字第26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应赔偿上诉人万赣州、万章贡、万黄金、万南康因其亲属钟寒烟死亡造成的损失:死亡赔偿金309620元、丧葬费12348元、医疗费7000元、误工费1250元、医疗事故鉴定费500元,合计330718元中的80%即264574.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2000元,共计296574.4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55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435元,合计9990元,由上诉人赣南某三甲医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审判长曾*
代理审判员施*
代理审判员胡**
二O-二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吴*
书记员曾*

作者:赖剑徽律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江西医学律师网(www.13970703070.com



友情链接
赣州市卫生局|中国裁判文书网|法律图书馆|赣州劳动工伤律师网|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责任编辑赖剑徽律师 -  网页留言咨询
办公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