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江西医学律师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医学法律服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医疗纠纷案例

听神经瘤手术中大出血死亡医院赔偿60万

时间:2017-9-30 16:34:20    作者:    来源:原创文章    查看:498    评论:0
内容摘要: 听神经瘤手术中大出血死亡医院赔偿60万 案情介绍: 2015年3月6日原告齐赣州的亲属邱永苓因听力下降到赣州某三甲医院就诊,诊断为“左侧桥小脑角占位:听神经瘤”,于当日收该院神经外科住院...

 听神经瘤手术中大出血死亡医院赔偿60万
案情介绍:
2015年3月6日原告齐赣州的亲属邱永苓因听力下降到赣州某三甲医院就诊,诊断为“左侧桥小脑角占位:听神经瘤”,于当日收该院神经外科住院。2015年3月11日行“左侧桥小脑角占位切除术”,手术中出现大出血,失血性休克,经抢救转入监护室,于2015年3月18日宣布因“脑疝、低血容量性休克”死亡。后双方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过错鉴定,2015年11月9日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复函:不受理鉴定委托,理由为:1、无手术录像;2、未尸检死因不确切。2016年1月份再次委托南方医科大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过错鉴定,2016年10月27日举行了司法鉴定听证会,2017年1月5日作出鉴定意见:医院存在过错,承担21%-40%的次要责任。其依据为“因本例没有患者术后的影像学资料,且患者死亡后未做尸检,导致患者术后颅内情况不明,目前对术中发生大出血的原因和机制亦无法做出十分明确的或唯一性的判断。患者肿瘤本身造成的颅内环境改变,手术切除肿瘤后对脑组织及颅内环境变化的影响有无参与并发症的可能(如肿瘤生长时间较长、体积较大,减压后脑组织的缺血再灌注),以及血管损伤的部位、性质、范围等尚无法明确,故不能排除其他因素参与并发症发生的可能。综上所述,认为疾病本身及并发症因素系患者死亡的主要参与因素,医方的过失行为属于次要因素。”
鉴定意见出来后,双方在赣州市医调委进行调解处理。在调解的过错中笔者对鉴定意见提出了以下质证意见:
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2016]医鉴字第104号鉴定意见书,对部分治疗事实认定错误,评定被告的过错参与度明显过低,与事实不符,理由如下:
1、该鉴定意见书称“即根据现有资料,不能认为医方未及时告知患者家属关于尸检事宜(《意见书》第5页)。”即鉴定人认为,医方(被告)已履行尸检的告知义务。事实是被告工作人员在沙永红死亡后,未告知原告进行尸检以查明死因。被告未提供原告签字的尸检告知书或有无利害关系的第三人见证的原告拒绝签字的尸检告知书。因此,应当认定被告未履行尸检事宜的告知义务,应当承担死因不明、影响过错认定的不利后果。
2、患方虽签署了《手术知情同意书》,但医方并未对手术风险向患者或家属进行详细说明。医方仅对“偏瘫”等较轻的并发症进行了说明,因此应当认定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手术风险尤其是“大出血”并发症的告知义务。鉴定人仅根据《手术知情同意书》有患方的签字即认定医方履行了相应的手术风险告知义务,并据此评定医方过错,显然有失公允。
3、根据沙永红当时的病情,除手术治疗外,还存在替代医疗方案即伽马刀治疗。手术治疗风险较大,伽马刀治疗风险较小,医方故意隐瞒风险较小的治疗方案,侵犯了患者的知情选择权。单此一个过错,医方亦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因此,鉴定人综合评定医方过错为21-40%显然过低,与事实不符。
4、根据鉴定意见书和其他医学文献可知,听神经瘤这一病种是风险极小的疾病,其死亡率低,据统计约为1-2%。本案中,沙永红在手术过程中即出现大出血、脑死亡,医方无证据证明患者存在增加手术风险的特殊体质或特殊病情,因此,应当认定是被告手术操作不当直接伤及大血管导致患者死亡。而非如鉴定人所说“不能排除医方因操作上的过失因素导致患者术中出现脑损伤、大出血的并发症可能”。
5、医方故意销毁或未妥善保管手术录像。如被告代理人在庭中所述,手术录像在无特殊要求的情况下,一般只能保存一个月,一个月后会被新形成的数据覆盖。本案中,沙永红死亡后当天双方即发生了严重冲突,因此,被告应当妥善保险沙永红的手术录像。但本案鉴定时,被告拒不提供手术录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应当推定原告的主张成立:即手术录像能直接证明被告手术中操作不当伤及大血管导致患者大出血死亡。
综上,鉴定人对部分诊疗事实认定错误,对被告的部分过错未予认定,因此评定被告的过错参与度与事实不符、明显过低,合议庭不应直接采信。根据以上分析,应当认定被告未告知患方尸检事宜、未详尽履行手术风险尤其是大出血风险的告知义务、未告知替代医疗方案、销毁或未妥善保管手术录像,推定被告手术中直接损伤患者大血管,导致患者大出血死亡,承担全部责任。
医方也对鉴定意见提出质疑,认为鉴定机构在评定医方过错参与度时,使用猜测性用语,无充分依据,认定的过错参与度过高。
赣州市医调委在多次调解后,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医方一次性赔偿患方60万元(约承担80%的赔偿责任),本案终结。

律师点评:

本案的鉴定机构是国内知名的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其鉴定意见的权威性是毋庸置疑的。但本案的鉴定意见确有值得商榷之处:一是本案患者死亡后未尸检,而且未尸检影响到死因及医方过错的认定。而医方又未提供患方签字的拒绝尸检的告知书,鉴定机构仅以医方在病程记录中有 “家属拒绝签署死亡通知书,已上报科主任及医务科、医协办相关领导”的记录,且无与本案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见证患方拒绝签字的情况下,认定医方已告知尸检、而患方拒绝尸检这一事实――“即根据现有资料,不能认为医方未及时告知患者家属尸检事实”,确是不妥的。二是鉴定机构引用“目前医疗技术下,听神经瘤的死亡率约为1-2%”来支持其患者死亡因素中疾病本身因素占主要因素的鉴定意见,显然是南辕北辙。众所周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患者出现医疗损害,如果疾病本身治疗难度越大的,医方责任就越小;疾病本身治疗难度越小的,医方的责任就越大。本案鉴定机构引用的统计数据是该疾病死亡率为1-2%,应该认为该疾病治疗难度不大,因此,出现患者在手术台中大出血死亡,医方的医疗过失应当是主要因素,疾病本身的因素应当是次要因素。参与调解的赣州市医调委专家基本上是认可笔者对鉴定结论的质证意见的,所以对医方做了量的说服工作,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了医方承担80%赔偿责任的调解意见。
鉴定意见是医疗纠纷案件中的最重要证据之一,人民法院也一般会按鉴定意见拟定的参与度进行判决。但只要有充分的依据证明鉴定意见存在没有考虑到的医方过错、或对争议事实的错误认定(如本案鉴定机构对医方已告知患方尸检事宜的事实认定),人民法院就会在鉴定意见拟定的参与度酌情提高参与度进行判决,笔者有许多类似的案例,今后将陆续在江西医学律师网中向大家介绍。


作者:赖剑徽律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江西医学律师网(www.13970703070.com



友情链接
赣州市卫生局|中国裁判文书网|法律图书馆|赣州劳动工伤律师网|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责任编辑赖剑徽律师 -  网页留言咨询
办公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路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