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江西医学律师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医学法律服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医疗纠纷案例

两医院治疗新生儿黄疸性不当导致脑瘫赔偿70余万元

时间:2017/10/16 10:41:29    作者:    来源:原创文章    查看:2190    评论:0
内容摘要:赣州医疗争议律师两医院治疗新生儿黄疸性不当导致脑瘫赔偿70余万元 案情介绍: 原告甄李焰,女,2012年2月8日生,吉安市某某县人,法定代理人甄悦安,男,系甄李焰父亲,法定代理人罗余香,女...

赣州医疗争议律师两医院治疗新生儿黄疸性不当导致脑瘫赔偿70余万元

案情介绍:

原告甄李焰,女,2012年2月8日生,吉安市某某县人,法定代理人甄悦安,男,系甄李焰父亲,法定代理人罗余香,女,系甄李焰母亲。委托代理人赖剑徽,江西红土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一赣州市某某县人民医院,被告二赣州市某某县中医院。
原告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2012年2月8日原告在赣州市某某县中医院经剖宫产出生,出生后第3天,原告出现皮肤黄染,第4天黄染加重,某某县中医院医生说要到被告某某县人民医院去看。原告当天到被告某某县人民医院后,经检查,诊断为“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并门诊给予口服药物治疗。出生后第7天,原告皮肤黄染不但无好转,反而加重,且出现食欲、精神差,原告到被告处复诊,被告工作人员未予特殊处理,也未交待其他注意事项,只是叫原告回家继续服药。出生后第9天,原告皮肤黄染无好转,并出现哭闹、精神差,再次到被告处复诊,被告诊查后认为病情严重,叫原告到赣州市妇幼保健院进一步诊治。原告于2012年2月17日首次在赣州市妇幼保健院住院,诊断为“1、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2、胆红素脑病;3、G6PD缺乏症”,后经多次住院及门诊治疗,原告病情趋于稳定,但遗留下严重的后遗症(重度残疾),目前仍在进一步康复治疗中。

一审诉讼中,经原告申请,人法法院委托,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以下鉴定意见:1.某某县中医院为甄李焰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观察欠仔细、未尽到告知义务、严重病人的转诊义务及不良后果回避义务的过错,其过错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存在次要的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拟定为20%~30%。2.某某县人民医院为甄李焰提供的诊疗行为存在未尽到特殊注意义务及不良后果回避义务的过错,其过错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存在轻微的次要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拟定为5%~10%。
笔者代理原告在一审庭审中提出以下辩论意见:

1、被告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过错。

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甄李焰第1次就诊时,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过错分析,符合事实,作出的鉴定意见客观、科学。但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认为甄李焰第2次复诊时,双方未成立医疗关系,没有考虑甄李焰第2次复诊时的诊疗过错,因此对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过错分析不全面。甄李焰因黄疸无好转,且出现精神、食欲差第2次到某某县人民医院复诊时,甄李焰的病情显然比第1次就诊时严重,接诊医师仍未引起重视,未复检血胆红素,以致未能作出正确的病情判断,继而作出正确的治疗措施(包括转院治疗的嘱咐等),仅叫甄李焰继续服原来的两种药物,导致又一次错过了得到及时正确治疗机会。某某县人民医院第1次、第2次的诊疗行为的严重过错,与甄李焰目前一级伤残的损害后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2、被告某某县中医院的过错。

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某某县中医院的医疗过错分析意见符合事实。某某县中医院明知甄李焰的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甄李焰最迟于出生后第3天已出现明显黄疸,未及时做进一步查检、治疗或告知转其他医院治疗,耽误治疗时间超过2天,与甄李焰目前的一级伤残有直接因果关系。庭审中,某某县中医院辩称已履行了相应的告知义务,即甄李焰的父亲已签署“新生儿疾病筛查告知书”,可证明被告已履行了相应的告知义务,这显然不符合事实。首先,该告知书记录不实:该告知书记录“由于不满3天出院,孩子未进行筛查”,事实是甄李焰出生后第7天才随其母亲离院;其次,该告知书要求甄李焰的父亲“在孩子出生20天内带回医院完成筛查”,显然某某县中医院应当意料而未意料到甄李焰的病情可在短时间时发展为核黄疸、脑瘫的事实,因此某某县中医院没有也不可能履行了相应的告知义务。

3、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两被告的责任参与度的评定没有事实依据且明显过低。

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某某县人民医院医疗过错参与度的评定,没有考虑甄李焰第2次复诊时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过错;对两被告的医疗过错参与度的评定,均没有提供合并G6PD缺乏症的新生儿黄疸患儿的治疗成功率、致残率等科学数据,因此,其对两被告的过错参与度评定,完全是主观臆断的。代理人查阅了相关医学文献和咨询过医学专家,虽未查到合并G6PD缺乏症的新生儿黄疸治疗成功率、致残率等数据,但从医院文献对该病的论述和医学专家的意见可知,该病并非难治性疾病,患儿经正确及时的治疗,患儿极少会留下严重后遗症的,多数可完全治愈(黄疸完全治愈,G6PD缺乏症是不可治愈的遗传性疾病),不留下后遗症或仅留下轻微的后遗症。也就是说,甄李焰目前的一级伤残,主要是两被告的诊疗过错造成的,甄李焰所患疾病的严重程度是次要因素。因此,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两被告的过错参与度评定明显过低,与事实不符。代理人认为,应评定两被告的过错医疗行为占甄李焰一级伤残损害后果原因力的70%(其疾病的危险性、难治性因素占损害后果原因力的30%),即两被告应承担原告合理损失的70%的赔偿责任,共计赔偿原告损失1341464.16元。两被告分别承担多少比例的赔偿责任,请合议庭根据本案的证据和事实予以酌定。

一审法院认定甄李焰目前的损失有:医疗费114120元(含一次后续康复治疗费11369.81元)、后续康复治疗费110504元(5816元/次×19次)、住院伙食补助费4485元(15元/天x299天,含一次后续康复治疗)、后续康复治疗住院伙食补助费4275元(15元/天×15天×19次)、营养费10950元(10元/天×365天x3年)、后续康复住院营养费2850元(10元/天×15天x19次)、交通费4661元、后续康复治疗交通费1900元(100元/次×19次)、完全护理依赖护理费849460.80元、残疾赔偿金349968元(21873元/年×20年×80%)、精神损害抚慰金24000元,以上合计1477173.80元。

另查明,2013年9月12日,甄李焰母亲罗余香与某某县人民医院签订协议书,甄李焰因本案纠纷律师费6000元凭正式发票到某某县人民医院报销,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本案诉讼费、鉴定费。2013年9月12日,罗余香向某某县人民医院借款10000元用于甄李焰治疗;2013年9月30日,某某县人民医院为甄悦安支付律师费6000元;2013年12月16日,某某县人民医院为甄李焰代交诉讼费5410元;2014年3月13日,某某县人民医院支付鉴定费14900元。

2014年7月2日,罗余香向某某县中医院借诉讼费3000元;2014年7月7日,罗余香向某某县中医院借康复治疗费20000元。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费用2900元由某某县中医院预付。

一审法院认为:甄李焰于2012年2月8日00:6分在某某县中医院出生,出生第3天出现黄疸,第5天到某某县人民医院门诊治疗,初诊考虑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第7天到某某县人民医院门诊随诊,第10天再到某某县人民医院随诊,某某县人民医院建议其到赣州市妇幼保健院治疗,后甄李焰被诊断为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胆红素脑病、G6PD缺乏症,目前为三级伤残、需完全护理依赖和20次康复治疗的损害后果。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就争议焦点甄李焰申请进行司法鉴定,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13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经质证,双方均提出异议,经释明,双方均明确表示不申请重新鉴定。经审查该鉴定意见书事实不清,分析意见不具科学性和完整性,不予采信。根据甄李焰目前的损害后果及康复治疗的紧迫性,并充分考虑到甄李焰的诉讼能力,结合本案事实及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胆红素脑病相关诊断和治疗一般性规范,对诊疗行为进行分析评定。某某县中医院是与甄李焰母亲罗余香建立了医患关系,对甄李焰只有新生儿母婴同室和母乳喂养护理的义务,在黄疸病治疗上某某县中医院与甄李焰没有建立医患关系。某某县中医院在履行对甄李焰的护理义务方面也尽到了相应的注意义务:首先,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于甄李焰出生后第3天向其父亲甄悦安告知并要求甄悦安签字确认了某某县妇幼保健院统一制作的“新生儿疾病筛查告知书”;其次,某某县中医院出生后第5天口头告知甄李焰父母带其到某某县人民医院儿科治疗,甄李焰父母也于当日带其到某某县人民医院儿科门诊治疗。但某某县中医院在对罗余香的诊疗行为和对甄李焰的护理过程中,未能充分尽到不良后果的回避义务:首先,未能详细全面询问甄李焰家庭病史,及时了解到其父亲甄悦安患有G6PD缺乏症及相关病史,从而预见到可能发生严重的新生儿黄疸的不良后果,并充分考虑到甄李焰出现的黄疸可能为病理性黄疸;其次,甄李焰出生后第5天从某某县人民医院门诊治疗回某某县中医院后,未能详细了解甄李焰的治疗情况,且甄李焰在某某县中医院期间,某某县中医院仍有监护冶疗义务。基于上述两个方面,某某县中医院未能充分提示甄李焰家属对其存在病理性黄疸高危因素尽高度注意义务,及时进行新生儿疾病筛查,及时转上级医院治疗。某某县中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其过错参与度酌情认定为10%。某某县中医院辩称其诊疗行为不存在过错,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某某县人民医院2012年2月12日对甄李焰的门诊治疗行为,初诊考虑“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并给予口服药物治疗,当时的处理并未违背诊疗常规。但某某县人民医院对甄李焰的诊疗行为存在以下问题:1、未能详细全面询问甄李焰家庭病史,及时了解到其父亲甄悦安患有G6PD缺乏症及相关病史,从而预见到可能发生严重的新生儿黄疸的不良后果,甄李焰具有核黄疸的高危因素,并充分考虑到甄李焰出现的黄疸可能为病理性黄疸;2、未能排除引起病理性黄疸的各种原因,从而未能对甄李焰是生理性黄疸,还是病理性黄疸进行确诊;3、未能对甄李焰的高危临界总胆红素指标提高警惕,并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4、未能对甄李焰的黄疸病情发展和进一步加重的可能性进行有效评估,并充分提示家属高度注意;5、2012年2月15日,甄李焰病情加重到门诊随诊,某某县人民医院仍未提高重视,未做任何处理。综上所述,某某县人民医院未能谨慎考虑到上述因素,提高警惕性,充分提示家属高度注意,要求甄李焰住院治疗,密切监测甄李焰胆红素的变化及神经系统症状,及时建议甄李焰到上级医院就诊。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存在次要的直接因果关系,其过错参与度酌情认定30%。某某县人民医院辩称2012年2月15日、17日两次到某某县人民医院就诊,甄李焰都没有办理挂号或入院手续,双方没有建立医疗关系,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甄李焰诉请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70%民事赔偿责任,证据不充分,不予支持。其一,甄李焰自身存在患核黄疸的高危因素;其二,甄李焰父母明知其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及相关病史,却未及时为甄李焰进行新生儿疾病筛查,也未明确告知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甄李焰父母存在明显过失;其三、赣州市妇幼保健院对甄李焰的诊疗行为没有相应评价。甄李焰诉请部分赔偿项目计算不清和计算不当,据实核定;甄李焰诉请据实赔偿鉴定后一次康复治疗费,予以支持,并相应核减一次后续康复治疗费,并无不当;2012年2月12日,甄李焰在某某县人民医院的门诊治疗费142.52元,系原发性疾病治疗费,不予支持;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辩称应按农业户口标准计算相关损失,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1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充分考虑甄李焰因核黄疸致脑瘫的事实,经科学分析作出鉴定结论并无不当,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辩称甄李焰目前没有治疗终结,尚需康复治疗,不能评定伤残等级和护理依赖程度,不予支持。某某县人民医院与罗余香协议约定由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诉讼费和鉴定费,不违背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甄李焰法定代理人应当承担的诉讼费和鉴定费由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罗余香向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的借款应当核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某某县人民医院赔偿甄李焰共计人民币443151元;
二、某某县中医院赔偿甄李焰共计人民币147717元。
案件受理费8435元(某某县人民医院预交5410元、甄李焰预交3025元),由某某县人民医院负担7380元,某某县中医院负担1055元;鉴定费14900元(某某县人民医院预交),由某某县人民医院负担13662元,某某县中医院负担1238元;本案鉴定人出庭费用2900元(某某县中医院预付),由某某县中医院负担。以上款项与甄李焰母亲罗余香借某某县人民医院10000元、借某某县中医院23000元相品后,某某县人民医院支付甄李焰433883元,某某县中医院支付甄李焰127010元,限某某县人民医院、某某县中医院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付清。
    甄李焰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某某县中医院、某某县人民医院共承担70%的赔偿责任。理由主要是:1、甄李焰父亲曾被诊断出G6PD缺乏症,通过医生介绍和自查医学资料,甄李焰父母知道该病为遗传性疾病,可能遗传给下一代并影响下一代的健康,在孕期保健时甄李焰父母将此情况告知了某某县中医院,在治疗时也将此情况告知了某某县人民医院。2、甄李焰出生后第3天某某县中医院发现其皮肤黄染,但没有采取检查或治疗措施,直至第5天才告知甄李焰父母去某某县人民医院治疗,耽搁了宝贵的两天时间,没有尽到黄疸治疗的告知义务,某某县中医院和甄李焰之间就黄疸病治疗建立了医患关系。3、某某县中医院仅向甄李焰父母履行了正常新生儿疾病筛查的告知义务,未根据甄李焰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的情形履行特殊的告知义务,某某县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和正确处理甄李焰的病情,某某县中医院和某某县人民医院过错较大,应对甄李焰的损害后果共同承担70%的责任。4、后续康复治疗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过低。
某某县人民医院答辩称:1、甄李焰父母未将甄李焰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病史告知某某县人民医院。2、根据甄李焰就诊时的各项指征只能诊断为生理性黄疸,甄李焰仍在某某县中医院住院可由该院动态观察病情变化,某某县人民医院医嘱甄李焰口服药物,有情况随诊,没有过错;某某县人民医院诊治医生告知甄李焰父母应抽血复查肝功能,并拟开单检查,但甄李焰父母不同意抽血复查并离院;甄李焰未提供医疗费票据及门诊病历证明双方成立了医疗服务关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3、后续康复治疗费与残疾赔偿金系重复计算,不应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   

 某某县人民医院亦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驳回甄李焰对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诉讼请求。其理由主要是:1、某某县人民医院接诊医师详细询问了病史、尽到了高度注意义务,接诊符合规范。2、甄李焰在某某县人民医院就诊时,根据其各项指征并参照人民卫生出版社第八版《儿科学》关于新生儿病理性黄疸的诊断标准,只能诊断为生理性黄疸,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诊断及治疗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3、司法鉴定明确甄李焰为三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这意味着甄李焰治疗终结,再支持后续康复治疗费错误;甄李焰为农业家庭户口,没有证据表明其事发前已在城镇居住满一年,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某某县人民医院为甄李焰垫付的36310元应在赔偿款中核减。
    甄李焰答辩称:1、甄李焰父亲曾被诊断出G6PD缺乏症,通过医生介绍和自查医学资料,甄李焰父母知道该病为遗传性疾病,可能遗传给下一代并影响下一代的健康,在甄李焰治病过程中已将此情况告知了某某县人民医院。2、某某县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和正确处理甄李焰的病情,过错较大,应与某某县中医院共同对甄李焰的损害后果承担70%的责任。3、甄李焰父母在甄李焰出生前一直在深圳务工,甄李焰的残疾赔偿金应当适用城镇标准计算;康复治疗只是缓解甄李焰的痉挛症状,为缓解身体痛苦,必须康复治疗;双方协议约定由某某县人民医院垫付的费用不需核减。
    某某县中医院针对甄李焰和某某县人民医院的上诉答辩称:某某县中医院未设立儿科,其和甄李焰之间就黄疸治疗未成立医疗服务关系。甄李焰出现轻微黄疸时,某某县中医院已及时告知其父母至专业医院治疗。某某县中医院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本案责任应如何划分?2、一审对甄李焰的残疾赔偿金、后续康复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认定是否正确?3、某某县人民医院支付的36310元费用应否核减?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甄李焰父母甄悦安、罗余香在罗余香怀孕前已知甄悦安患有G6PD缺乏症,且知道该病为遗传性酶缺乏病,系新生儿病理性黄疸的高危因素之一,从常理判断,甄悦安、罗余香在甄李焰出现黄疸症状后,在某某县中医院和某某县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应当将甄悦安患病情况告知了相关接诊医生。某某县中医院在甄李焰父母告知其父亲患G6PD缺乏症、其母亲有过两次自然流产史及甄李焰生前有宫内窘迫的情形下,未提高警惕,没有在出院记录中告知甄李焰父母新生儿黄疸的不良后果并及时提示甄李焰父母在甄李焰黄疸加重时转诊,具有过错,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13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确定某某县中医院的诊疗行为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20%-30%的因果关系,法院据此酌定某某县中医院对甄李焰的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某某县人民医院在甄李焰父母告知其父亲患G6PD缺乏症、其母亲有过两次自然流产史及甄李焰生前有宫内窘迫的情形下,未能对甄李焰的高危临界总胆红素指标提高警惕,未能结合以上因素充分考虑到甄李焰出现的黄疸可能为病理性黄疸并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且2012年2月15日甄李焰病情加重到某某县人民医院门诊随诊时,某某县人民医院仍未高度重视,未做任何处理,直至2012年2月17日才建议甄李焰父母带甄李焰到更好的医院诊治,具有过错,虽然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13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确定某某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行为与甄李焰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5%-10%的因果关系,但该意见书对某某县人民医院2012年2月15日、2月17日的接诊行为未作评价,不够全面,法院酌定某某县人民医院对甄李焰的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甄李焰父母明知甄李焰父亲患有G6PD缺乏症,在甄李焰出生后未及时为其作G6PD筛查,存在过错,且甄李焰所患疾病与其父亲患G6PD缺乏症遗传病有关,故剩余50%的损失应由甄李焰父母负担。甄李焰父母在甄李焰出生前多年一直在广东省务工、生活,一审按江西省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甄李焰的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1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明确,参考甄李焰康复医院赣州市妇幼保健院的康复计划,确定其康复治疗费用为每疗程5816元,该鉴定意见书客观真实,程序合法,法院予以采信。康复治疗有助于缓解甄李焰的痉挛症状,某某县人民医院并未提供证据证明甄李焰经过一段时期的康复治疗后其生活自理能力有明显改善,因此康复治疗费和残疾赔偿金并不冲突。一审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及甄李焰的伤残情况等因素酌定的甄李焰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恰当。某某县人民医院与甄李焰母亲罗余香签订的协议书约定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本纠纷民事诉讼费、医疗事故鉴定费,该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据此,某某县人民医院支付的26310元诉讼费、鉴定费等费用不应从其承担的赔偿款中核减,但罗余香向某某县人民医院借支用于甄李焰治病的10000元应予核减。综上,某某县中医院赔偿甄李焰经济损失443152.14元(1477173.80元×30%),扣除其垫付的23000元后,尚需赔偿420152.14元。某某县人民医院赔偿甄李焰经济损失295434.76元(1477173.80元x20%),扣除其垫付的10000元,尚需赔偿285434.76元。原判认定事实有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某某县人民法院(2014)万民一初字第5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某某县人民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甄李焰经济损失285434.76元:
    二、变更某某县人民法院(2014)万民一初字第5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42:某某县中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甄李焰经济损失420152.14元:
    三、驳回甄李焰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8435元,鉴定费及鉴定人出庭费用17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6507元,合计42742元,由甄李焰负担5000元,某某县人民医院负担27742元,某某县中医院负担10000元。

律师评析:

本案从患方的角度来看,本案是极成功的一个案例:笔者根据对整个医疗过程分析,策略性地诉请二被告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共计130余万元。司法鉴定意见:1.某某县中医院过错参与度拟定为20%~30%。2.某某县人民医院过错参与度拟定为5%~10%。笔者发表了过错参与度评定不客观、无依据的辩论意见,坚持二被告的过错是导致原告损害后果的主要因素。一审判决某某县中医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充分论述了二被告过错的具体表现,二审法院充分考虑笔者的代理意见后判决某某县中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某某县人民医院承担20%的赔偿责任。从医疗机构吸取教训的角度看,综合鉴定意见、笔者的代理意见及两级法院的判决,两被告的过错已十分明确。医疗机构应从以下儿个方面吸取教训:一、风险告知不能省。本案中,某某县中医院新生儿疾病筛查的告知是做得不到位的,中医院要求原告签署的《告知书》是新生儿出生后“一切正常”情况下的告知内容,而本案中,原告父亲有G6PD缺乏症、且有病理性黄疸的表现,显然不能再按“一切正常”的新生儿进行告知。二、拒绝医疗签字不能少。本案中,某某县人民医院主张在原告第二次复诊时,曾要求原告复查肝功能等,但由于不能提供原告方签字的拒绝医疗告知书,法院未采信其主张。如果人民医院真的曾要求原告复查并能提供原告方签字的书面证据,人民医院承担的赔偿责任将更少。三、不断提高诊疗水平是防范医疗纠纷的主要方面。本案中,中医院医师在原告出生后第3天发现有黄疸,且其父亲有G6PD缺乏症等,未预见其高度风险并作进一步检查;人民医院医师在原告黄疸指数接近蓝光治疗临界值、精神差的情况下未预见其高度风险,未予收住院治疗而叫患者回家吃口服药治疗,显然是医疗水平欠缺所致。四、加强责任心、医疗风险教育是弥补医疗水平不足的有效手段。医疗水平的提高是长期的、缓慢的过程,非一朝一夕要做到,加强责任心、医疗风险教育能弥补医疗水平的不足。如本案,如果当事医生有强烈的责任心,了解医疗行为(包括不作为)的高度风险性,即使自己当时不能判断原告是否为病情性黄疸、核黄疸,也可通过查阅文献、向上级医师请示等寻求进一步处理的方案,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或至少可减轻原告的损害后果。
 


作者:赣州医疗争议律师 赖剑徽律师 转载请注明来源:江西医学律师网(
www.13970703070.com



友情链接
赣州市卫生局|中国裁判文书网|法律图书馆|赣州劳动工伤律师网|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责任编辑赖剑徽律师 -  网页留言咨询
办公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路2号